Vien Dave +
Weibo Douban Instagram

<2015/><2016>

Google Doodle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到了一年一度「年(zi)终(wo)总(fan)结(xing)」的时候了。

即将过去的2015年,充斥的基调就是「忙碌」。这一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也太少了,忙碌于琐事,却并没有做什么让自己分外骄傲的事情,看起来充实得不行,仔细想想却拿不出什么值得一说的。

关于工作

2015年随着领导 @战斗着の小强 的出走某战略性产品组,我俨然成为公司主站这一个老宅子的大管家,终日被纷繁琐事牵着。

总体不尽人意。年初规划的几件事情总是磕磕绊绊,进展缓慢。越想快,越快不了。前一天乐观到满怀期待,第二天可能就会被一些庸众琐事干扰得悲观至极,而这两天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不同,等到了第三天又会发现,事情还是没有任何进展,期待的事情没有任何变化,非常沮丧。 当然,还是有一些事是值得开心的。

这一年就这么到了尾声,要说做了什么有成就感的事情还真说不出口。唯一的收获就是磨练出了足够的耐心,以及在踩坑、填坑的循环往复中总结出了一些做事的套路:我有一个产品 idea,然后呢?

有些事情,可能就是要拼耐心与坚持。要看更多更完整的风景,只有走下去。

关于生活

于我自己,今年也算了结了作为父母最关心的两个问题:

今年国庆回家四处走动,探望村里长辈,闲谈间只觉得他们都已经苍老不堪了,老态毕现,终究是扛不过岁月刀斧,走到了暮年。如他们在那小乡镇里活了大半辈子,老来仓皇也是无奈且无能为力。而那些奔赴他乡拼搏的,也是觉得冥冥中自有丝线羁绊,束手束脚不得自由。命数冥冥如头悬利刃,那跨过亿万里时空而来的宿命刀下,谁能躲过,谁又甘引颈就戮?

我也挺怕父母到那番境地,枯坐家门口晒太阳。生活没有什么乐趣,默默等待一生的终结。

惭愧的是,父母已经50+高龄,依然辛苦工作想着能给我赚点装修钱。希望两年后能让他们不要在外奔波,然后每年给他们安排个一两次旅行,让他们有机会做年轻时候不敢奢望的事情,体会下真正的生活与享受。

关于感情

在2014的Summery里提到:

2015,希望找到一个女朋友。

然后不到两个月就达成成就。

这一年一切都发展的那么顺其自然:相识->相恋->见女方家长->见男方家长->定下订婚日期。

一起完成了一些事情,微信公众平台、喜马拉雅FM、Apple Podcasts @晚安故事盒子 ,目前已经更新50期语音故事,就当为将来小孩准备的诞生礼。

一起见证了Joy同学完成「厨房能手」、「烘焙能手」的蜕变。

关于2016

在即将到来的2016年里,计划里要做如下几件事情:

培养人才

很多规划要做的事情,却被纷繁事务影响不停Delay。

很庆幸有个很关照我的领导,在15年大家都在泥潭里翻滚的同时教会了我很多观念上需要改变的点。

在2016年里,尽快招到一个满意的产品助理来帮忙处理那些琐碎需求,而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些长远规划或者创造性产品。

要学会拒绝一些为他人嫁衣的需求,要更多地通过Handle人而不是Handle事儿来解决问题。

认识更多

把眼光放长远,不只拘泥于当下垂直领域产品。

之前跟一个朋友聊天的时候说到,当你去越深入的去做一个垂直领域的时候,才会发现产品经理的无奈挫败感。

这时候你才能深刻认识到原来与程序猿同学撕逼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你会发现自己的渺小,你会发现所谓的改变世界真真的就像改变世界那么困难。

你说产品设计吧,各种优秀的设计风格,你可能亲自想破脑瓜几天几夜都不如直接参考别人的风格,然后模仿一个出来来得好。

你说人机交互吧,经过大量的产品已经培养出一大堆交互的规则和用户习惯了。下拉刷新?确定按钮左还是右?弹窗好还是HUD?过于奇葩的交互可能还会带来更多的用户学习成本。

你说产品定位吧,各种细分垂直领域扎堆,就怕一砖头下去都砸中一大片,你觉得别人做得不够好吧,换了你重新开始设计产品后发现,其实事情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总而言之,现在做产品经理,变得一点都不好玩。

要做团队的润滑油,连接着几大部门的协调工作,然而带来的却是每个维度的压力,这份压力会比单独一个职位的压力都要来得大。

然而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做产品的还是得活下去吧?

新的一年要深入认识更多领域的优秀产品。以便在碰到一些瓶颈时候能有自信地跳出那片混沌,创造一些改变,积极面对改变。

装修&结婚

16.1.1,双方家长于我家第一次会晤,很是融洽。两个都很和睦的家庭,应该会创造一个亦很和睦的家庭吧。

初定,16年2月订婚,16年9月拿房装修,16年9月并行结婚办婚礼。

注定是个幸福而又忙碌的一年。

——————EOF——————–EOF——————

就这样,2015再见。

套用去年Summery的那句话:「2016,但望每时每刻都不辜负」。

近期文章